欢迎访问诗人百科 - 人人都可免费编辑的诗人百科全书!
诗人百科  > 所属分类  > 

徐飞龙

目录

人物介绍编辑本段

      徐飞龙:仡佬族,90后诗人,贵州务川人,《星草》副主编。作品散见《洪渡河》《今日务川》《贵州文学》《星星》诗刊等。
徐飞龙徐飞龙

创作经历编辑本段

      2012年首次在县文联《洪渡河》杂志上发表现代诗作,后陆续在《今日务川》《贵州文学》《星星》等报刊发表诗作。
      2018年8月8日与青年诗人姚伶、徐念、符开发等人共同创建“星草文学社”,任《星草》副主编。

现代诗歌编辑本段

三元 

三元,这不是量词
是一个名词,一个山沟沟的名字
三座山围着一个寨子
黑夜降临,一切归于平静

公鸡,村子里唯一的闹钟
正在睡觉,他要早起
叫醒老牛追赶明天的太阳
星光点点,村子的眼睛
在这个初冬的寒夜里,奄奄一息

二娃,还不睡觉
咯吱一声,一张苍白的大嘴
张开,一个小小的身影不断被吸入
咯吱一声,又归于平静

三元,二娃
都是夜晚的心脏蹦发出的声音
我摸了摸自己的胸膛
蹦出了两个字——
毛坝


我抛弃正是我的生命 

开始恐惧,开始东张西望
空空的手总需要东西撑满
抓一把夜色,或者捧起一地的星光
魔幻的膨胀在酒色里沉醉
我开始用写诗的手杀生,诵经的嘴辱骂
甚至光着身子裸奔
把曾经高贵的灵魂一再贬低


景象

正月刚过一半
村子就开始一天天的瘦弱
如同每一条小路
刚刚翻新,就开始享受起孤独

杨万、王明、李玉、周鹏
这些年轻力壮的名字
半个月前才赶回来,而半个月后
却不敢在村子里大声喊叫
怕一张嘴就会疼痛

房门紧闭,沉默成了一年开始的信号
炊烟袅袅的景象是虚构的画面
一条狗跟着一个老人,或一个孩子
穿越半个村子,只有
一个年轻力壮的我还未离去
无数个夜晚,村子都在思念里
哭醒

我不敢走的太急,怕脚步声太大
惊扰了瘦弱的村子,更怕年老的父母
追到村口,把剩下的日子当作
远方


车过土地垭
 
我没有看到垭口
这是夜晚,我只能想象
想象垭口,还有路过垭口的风
这个十月,它们大概都有些冷吧
 
这样的夜晚,看不见一颗星辰
挂在村口的灯笼,从未熄灭
此时,我在土地垭
离家五十公里
此时。母亲在家
她的心大概也离家五十公里吧
或许,更远
 
车过土地垭,一千米的隧道
就像一次轮回
从黑暗里走出,母亲啊
我看见了那盏灯笼
还有风中的私语
 
 
我的诗该怎样容下我的故乡
 
写了四、五年的诗,我发现
我的故乡比我的诗美,而我
却找不到词和字把故乡写成一首诗
 
我的诗该怎样容下我的故乡
就像我的故乡容下了我一样
容下了我的任性、狂妄,还有
有时对父母的出口不逊
 
我的诗该怎样容下我的故乡
容下村子里质朴的农民、风烛残年的老人
还有因出轨而越走越远的夫妻,当然
还有五十岁就步履蹒跚的父母
 
我的诗是稚嫩的,而我的故乡
壮志满怀、稳重老成
尽管如此,我仍要把故乡一笔一画写进诗里
写下大石墩、水井湾、泡木岗、王家屋场
当然,还有那些倒在黄昏里的大柏树
 
让故乡顺其自然的融进我的诗,未来
故乡的某一个人读到我的诗
还能忆起那些青春年少和对故乡犯下错
哪怕那时我已不在人世,而故乡
依旧在我的诗里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您待完善后可继续阅览。
编辑词条时,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要实事求是,不得胡乱捏造及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姚伶    下一篇 徐念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